今天是 南京:阴-多云 5℃~11℃
加入收藏 |分享到: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化 >> 正文

文化

【一心散文】猫居

时间:2019-09-06 10:15:28  来源:  编辑:
那只猫在对面卷尾蹲下,看着我。 它黑身白胸,脸部也是黑白相间,眼睛恰恰在黑处,看不清眼神,说不定在闭目休息呢!认为它看我,只是种感觉,人向来喜欢以自我为中心,并乐此不疲!

  

    那只猫在对面卷尾蹲下,看着我。

 

    它黑身白胸,脸部也是黑白相间,眼睛恰恰在黑处,看不清眼神,说不定在闭目休息呢!认为它看我,只是种感觉,人向来喜欢以自我为中心,并乐此不疲!

 

image002.jpg

 

    这只猫长相并不可爱,甚至有些丑。它以校为家,常常出没于学校的草坪上、竹林间、厅前楼后。又因为丑,它获得了一份难得的安定和自由。课间时,学生们在校园里玩耍。女生发现它,顶多看两眼,并无俯身引逗之意。男生对猫兴趣不大,也有调皮的试图去抓,它警惕得很,转眼就溜走了。后来,大家便熟视无睹,不过是一只野猫,没什么稀奇!

 

    两个月前的某个春日,阳光晴暖。我看到它侧躺于操场边一蓬红艳的茶梅下,肚子很大,显然快做猫妈妈了。学生们在操场上做操、跑步、跳绳,完全没有影响到它四肢舒展地晒太阳。

 

    这只猫对人既不亲近,也不疏远。就像现在,与我隔着一个镂空铁门的距离。

 

    这是学校的宿舍区,南北两栋楼相对,各四层,楼间地面有几方花坛,里面种满植物。十多年前,宿舍热闹非凡,住满了师生。后来,因交通便利,学生不再住宿。教师们也纷纷在外买房,搬了出去。

 

    我的第一段住宿生活,在老校区。几个人一间房,各方面条件简陋。单身尚可,有了家庭后,自然不太便利。于是,想方设法地筹钱、买房、装修。新居在四楼,120平米的空间,独立的厨卫,光洁的地板,木黄色的家具,大大的玻璃窗,格调温暖而明亮。我迫不及待地入住了,并且爱屋及乌,喜欢俯视北窗下喧闹的马路,市井生活,有滋有味!十年后,却嫌居住环境太吵,果断卖了房。

 

    新的住宅是上下两层加阁楼,面积挺大,还有个独立的小院。装修期间,我们又搬到新校区宿舍。单位给了两间房,生活也相对便利。我们身在曹营心在汉,居住了大半年,终于搬进了新居。晚上,坐在小院里,看天上的月亮,闻花草的芬芳,觉得人生足够圆满了。

 

    时间总是悄然改变着一切。又是十年光景,房屋不再光鲜,墙壁暗沉,管道老化,家具过时,怎么看都不顺眼。犹豫再三,决定重新装修。我们很快陷入到繁杂的事务中:做工是全包还是半包,风格是中式还是欧美式,材料是中档还是中高档,家具是现代全屋定制还是传统匠人制作,反复权衡,逐个确定。接着具体到每个细节,下载许多APP,研究产品的功能、质地、性价比。周末参加家装节、家博会,流连于大型材料市场、家具馆、灯具城,耳闻目睹,货比三家,力争价廉物美。

 

    最后,清理房间。那些记不得何时何地买来的物品,堆积在阁楼、书橱、衣柜、厨房、抽屉,角落、置物架、收纳箱、储藏室,它们是时间的标签,藏在每一个渐渐逝去的细碎的日子里。

 

    这些物品要不要,成为艰难的选择,因为它们掺入了难以言表的感情成份。母亲亲手织的白色毛衣,陈旧泛黄,却依然蓬松而温暖;爱人一度痴迷的萨克斯,深沉的旋律依稀在耳畔回旋;女儿搁置经年的彩色积木,还残留着往日童年的气息。可是,只能狠狠心,断舍离。然后带着简单的生活用品,再次搬到学校宿舍。

 

    此刻,整个宿舍楼静默无声。我坐在南面三楼门口的矮椅上,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做。连日地劳累,身体似乎虚脱了,难得能如此地放松!猫依旧蹲在连接南北楼的天桥上,面对着我,似看非看,中间隔着一扇镂空铁门。

 

    四月的风带着某些花香,在走廊里飘来荡去。一个人,一只猫,也静默无声,安享着这段温和的午后时光!

 

    生活突然变得清净又简约。清晨,鸟鸣不绝于耳。启窗而观,没有防盗窗纵横线条的切割,视线通畅。鸟儿们在朦胧的光影中时而飞,时而落。东边红亮亮的,顷刻间,阳光也如一群欢快的鸟儿,越过校园的围墙,呼啦一下飞过来。合欢树、桂花树、枇杷树、木槿树……鲜绿的叶间露珠点点,鸟鸣啾啾。

 

    不多久,伴着广播晨曲,学生们三三两两地走进校园,喧闹声、电铃声、早读声、讲课声陆续响起,一天活泼泼地开始了。

 

    黄昏时,校园里渐渐人去楼空,一切重归平静。霞光染红了北楼斑驳的墙面,像一幅抽象艺术画。我在窗下简陋的木桌上熬小米粥,蒸包子,煮玉米,将胡萝卜、土豆、茭白洗净、切丝、焯水、凉拌。没有吸油烟机,饮食变得简单、清淡。

 

    傍晚时分,橙色的斜阳慢慢往回缩,直到收回教学楼顶上最后一线光。暮色降临,我在操场散步,或者慢跑。累了,身体搭在双杠上,头自然悬垂。倒着看世界,与平日迥乎不同。高大的景物矮下去,眼前是疏星朗月抑或灰云青雾的夜空。我喜欢这种感觉,与天对视,久之,生命似乎融入无限的辽阔和深邃之中,悲喜皆忘,心神空明。

 

    这样美妙的时刻,常常被操场外的马路惊扰,骤然响起的汽车喇叭声,将我拽回现实。回到宿舍,打开台灯,读书或写作,任由思绪在寂静的夜晚飞翔。睡觉时,门窗大开,这里有十足的安全感。清风和着植物的气息,在如水的月光里荡漾。半席月色,一枕芬芳,安然入眠。

 

    某日夜半,我在雪白的月光中醒来,坐起身,忽觉地上一道暗影闪过,飞快窜出门去。细想,应该是那只丑猫,大约饿了,晚上来房间觅食。

 

    一日,我路过宿舍北楼,听到几声细弱的猫叫。循声去找,一楼楼梯下摆放着些杂物,光线昏暗。我打开手机电筒,在两个矮柜中间的花绒毯上,看到几只小猫,也以黑白色居多。它们睁着圆亮的眼睛,好奇地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。原来这就是丑猫的家,逼狭却不失温暖!

 

    我便偶尔备些食物,放在镂空铁门口。丑猫平时喜欢到天桥,发发呆、沐沐风、晒晒太阳、看看月亮,很享受生活!其后,果然如约而至。我每次去看,盘内都是空空如也!只是它并没有因为我的慷慨送食,就投怀送抱。还是一如既往地蹲在天桥上,任我咪咪地唤它,也没有露出半点讨人欢喜之意。它平静而幽秘的眼神,甚至让我付出就企图得到回报的念头,显得有些可笑!

 

image004.jpg

 

    那些小猫们不再安分守己,动不动就跑到楼间的花坛里玩耍。丑猫趴在草坪里,姿态慵懒,安祥地看着那些小猫在它身边跑来跳去,或在碧草上打滚,滚成一团一团黑白的小球。当充盈的阳光照进来,它们就卧于满树盛开的杜鹃花下,在玫红色的花影里暖暖地酣睡。

 

    我常伏于三楼的围栏上俯瞰,像个不动声色的偷窥者,内心却生出些莫名的羡慕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我并不比一只猫过得快活。许多繁琐之事,令人烦躁、沮丧、愤怒,甚至焦虑。不得不承认,它们呈现出的自然美好的生活状态,本身就是一种简单本真的生活哲学。

 

    猫是一种哲学的、整洁的、安静的动物/它坚持自己的习惯/是秩序和干净的朋友/不会对粗心大意的人寄予感情/如果你值得/它很想成为你的朋友/但不是你的奴隶。我霎时间理解了法国诗人泰奥菲尔·戈蒂耶的这首诗。

 

    它们的确是这个世间少有的秩序和干净的朋友,不过,难以得知猫们愿不愿意与人为友,正如我无法进入一只猫的世界。我们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,相邻而居。白天过着互不打扰的生活,路上遇到它们一家,我尽可能避之旁侧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惊慌地躲闪。晚上回到各自简陋的居室,我在大大的木床上,它们在小小的花绒毯上,做着内容不同的梦。但是,可以肯定,它们比我睡得更安稳,梦境更单纯!

 

    丑猫依然特立独行,时常到天桥,从容地享受食物和闲暇时光。星光点点的夜晚,我们在同一片深蓝色的夜空之下。隔着一扇镂空铁门,我看猫,猫看月亮。  作者 一心

下一篇:返回列表